您的位置:主页 > 图说财经 > 正文

用声音记录边界消融,用拼贴的音符与乐谱“看

2017-12-25 13:25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原标题:用声音记录边界消融,用拼贴的音符与乐谱“看见所有”

展览现场艺术家将图形化音符画在鼓上;观众可用MP 3聆听。

1.将乐谱与影像结合的声音艺术创作。

2 .边境禁区的标注。

3 .声音艺术家杨嘉辉根据边界录音所作的图形注。

第肆佰肆拾肆期

声音艺术

当杨嘉辉再次回到以前探访过的边界时,惊讶地发现短短几个月边境禁区已经完全变了样:铁丝网被拆得一干二净,高耸的野草也被踏平,视野之中几无障碍,能模糊地看见河岸对面深圳的建筑物。他因而再次庆幸自己切入时机的准确:自2012年4月以来,香港政府逐渐将与深圳之间的边境禁区逐步开放,获知此消息的香港声音艺术家杨嘉辉开始多次走访深港边境,用接触式麦克风录下边界的各种声音,以记录消亡的边界。两年后他将所有录音创作展出,成为了出现在观众眼前的“我想看见所有”展览。

香港艺术家20多次涉足边界

记录“边界的声音”

杨嘉辉并不认为自己的作品本身拥有或需要拥有立场,他更指出,展览的中英文名字意思是对立的,英文名字“T heLiquidBorders Project 2012-2014”用“Liquid”这个字眼,表达了“声音是一很具流动性的媒介,犹如液体一样”的蕴意。

“打个比方,如果我将接触式麦克风贴在香港的一侧,跟贴在深圳的一侧,录出来的东西应该是完全一样的。这个比喻并非是说边界已经不存在了,而是说你可以思考这个比喻的切入点,来形成自己的聆听经验。”杨嘉辉认为该声音艺术计划源于边境禁区的逐渐消失,而目的却是设计一个行为,让自己能够多次走访边界,去思考探讨边界在哪里,它代表了什么、阻隔了什么等问题,去明白自己对于“边界”的情绪。

身为作曲家、声音艺术家和媒介艺术家,杨嘉辉的声音艺术一向不爱墨守成规,喜欢打破条条框框,喜欢将别人觉得不太有关系的东西放在一起,“有种不服输的精神”。他在普林斯顿大学接受关于计算机音乐与作曲的训练,师承于计算机音乐先锋保罗·兰斯基。他接受古典音乐及作曲训练,作品却不限于听觉,创作形式亦不拘一格。

2007年,他以装置计划《快乐时光》获得首届彭博(B loom berg)新一代艺术家奖,自此开始活跃于音乐厅以外的艺廊、博物馆、剧场等各类艺术场域。2009年,他的脑电波非表演项目《我在一个房间里思考,不同于你现正在倾听的地方》获得了日本媒介艺术节的评委会大奖,并被普利兹电音节的电子音乐与声音艺术门类荣誉提名。去年他更获得了香港艺术发展局颁发媒体艺术界别“年度最佳艺术家”奖。与此同时,他也是香港小型交响乐团在2008/09季的合作艺术家,在此机构期间他创作了不少多媒体音乐作品。目前他担任的是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助理教授,专攻声波艺术与物理计算,同时是“无处不在音乐表现实验室”的研究员、“当代音乐实验声音倡导组织”的艺术总监。

由am space呈献的“我想看见所有”展览,代表着杨嘉辉历时近两年的声音艺术计划的结束。2012年香港政府正式分段开放边境禁区,该计划于同年7月展开,至2014年4月为止他进入边境区域达20余次,所有人可以走到的边界他几乎都走遍。因为某些禁区并没有完全开放,他进入前必须向各个区域不同的负责执法部门申领进入许可证,而因为没有先例,第一次进入禁区前他便被有关部门拖延了数月的时间。

每次进入边境禁区,他会收集三四分钟的中港边境线上的隔离物的声音。大部分的录音来自以接触式麦克风(contact m icro-phone)收集的铁丝网的震动音频,也有以水听器(hydrophone)采集的声音,以及环境录音。比如有时候边界地处河流,周围都是流动的水,他便会进行水声的录音,甚至鸟声、人声他也有录入。在记录声音和还原声音,他会尽量保持声音原本的质量和形态,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都将收录其中,在乐谱中呈现不一样的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