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期货 > 正文

美巡赛那些泛黄的记忆(下) 赌王哈斯顿与赌侠达利

2017-11-19 11:15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新浪体育讯 高尔夫赌钱的传统哲学多年来一直激励着丹纳-奎格利。他是过去那个时代的遗迹。他星期二的练习轮经常是标准的对阵——丹纳-奎格利/艾伦-多尔(Allen Doyle)对阵伊德-道赫蒂(Ed Dougherty)/吉姆-索普(Jim Thorpe)——其比赛的方式与那些先烈们一样。

  在其美巡赛的成长阶段,阿诺-帕尔默总是参与星期二金钱游戏,常常配搭的是道-芬斯特沃德(Dow Finsterwald)。而不远之处,道格-福特和鲍勃-戈比也把他们的钱拿来格斗。事实上,本-侯根、吉恩-利特尔(Gene Littler)、弗雷德-霍金斯(Fred Hawkins)、朱利叶斯-波罗斯(Julius Boros)以及一大群其他球员也都赌球。不过他们都没有桑姆-史立德(Sam Snead)厉害。

  “他愿意与任何人赌博,可事实是,大多数人都不愿意与他玩。”鲍勃-戈比说,“他与其他人赌得都很小。对于萨姆来说,不在于下注的数量多少。他只是需要有银钱为目标。”

  任何涉及赌博与高尔夫的话题都不能不提桑姆-史立德,他的故事充满了传奇。有一则报道说三十年代他在哈瓦那的一场赌球中赢得了10万美元。

  “我有一次试图放弃赌博。”桑姆-史立德曾说过这样一段名言,“可是收效便等于光着脚丫踢一头猪猡。”鲍勃-戈比笑了,他知道许多人都在追随桑姆-史立德的传奇,他们对自己的技术无比骄傲,他们愿意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对抗任何人赌球。

  到今天,无论是在佛罗里达奥兰多的湾丘俱乐部,还是他深爱着的宾夕法尼亚拉特罗布乡村俱乐部(Latrobe Country Club),帕尔默在打球的时候总有一些东西可下注。

  鲍勃-戈比说道格-福特是一个赌球高手,这样的话也适用于李-特维诺(Lee Trevino)和雷蒙德-佛罗伊德(Raymond Floyd)。在美巡赛上,兰尼-沃德金斯(Lanny Wadkins)总是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们。兰尼-沃德金斯对赌球的热爱也是闻名遐迩的。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他要想赌球十分容易。当时的情形看上去是:选手的名字越响亮,下注的金额越高。尼克-普莱斯从来没有拒绝过赌球,格雷格-诺曼也没有,甚至在2000年他黄金时代过去的时候。

  “法克森2000年圆石滩美国公开赛找上我要赌一把。”布雷特-奎格利(Brett Quigley)即将第一次参加大满贯赛。“我充满了怀疑,但是我同意了,甚至赌注为1000美金。我几乎很害怕说不。那个时候他告诉我他们正在玩无柏忌赛。后来格雷格-诺曼来到发球台上,随后他们又找上了伍迪-奥斯汀(Woody Austin)。”

  想到他的对手是两位经验非常丰富的球员,布雷特-奎格利感到自己的情况不是那么有利。可是当格雷格-诺曼和法克森在第一洞吞下了柏忌时,他笑了起来。那一天没有金钱过手,因为布雷特-奎格利在第二洞吞下了柏忌,而伍迪-奥斯汀在第11洞也吞下了柏忌。

  看上去:从那个时候开始练习轮中金钱便很少过手了。当美巡赛转移到波士顿TPC球场,本周第五届德意志银行锦标赛马上要举行的时候,情况也是如此的。今天,大多数球员都不愿意沉迷于赌博。老将们唏嘘不已,可是他们理解这样一个情况。

  球员打星期一的商业比赛时便能获得1万美元。球具和公司的合同比起以来丰厚多了。与过去十年相比,旅行也便捷了。球员可以参加完一场比赛之后星期天回家,直到星期二再飞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参加比赛。仅仅打一个练习轮。这对他们来说很好。

  另外也有奖金的问题。本周的总奖金便达到了700万美元。有这样高额的奖金,谁还需要拿骚式赌博,即便赌注开到100美元。

  把这称为哈斯顿传奇的终点吧。

  “当我刚到美巡赛上来的时候,米克尔森对我说如果我们每一周都掏钱出来赌博的话,没有人能战胜哈斯顿。”一名球员说。

  哈斯顿嗜赌的性格吸引了米克尔森。他们俩愿意接受约翰-达利的挑战。球员听到了那场比赛的风声,围绕它有许多传言,虽然观众们对其中的奥妙一点也不知道。练习轮中便有这么大的赌注,他们很可能根本不关心谁打得出色。

  自动累加的赌注是星期二赌球的一部分。一些球员投机,他们也会玩“锤子”。在高额的赌球活动,参与者可以大喊“锤子”,甚至对手的小球还在飞行的过程中。这意味着赌注将双倍增加,如果你拒绝“锤子”,你便自动输掉了那一洞。如果你觉得这种玩法不是为胆小者设计的,那你想的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