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与余光中并称诗坛双子星 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三月,继时尚圈的纪梵希,科学界的霍金,文学界的李敖三位大师“谢幕”后,再传噩耗。

3月19日凌晨3点,著名诗人洛夫病逝,享年91岁。

3月3日,洛夫新诗集《昨日之蛇》的新书发表会在台北举行。这是洛夫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几天之后他就住进了台北荣民总医院,3月19日凌晨因病逝世。

洛夫1928年生于湖南衡南,1949年去台湾,1996年迁居温哥华。

洛夫写诗、译诗、教诗、编诗,著作甚丰,出版诗集《时间之伤》《灵河》《石室之死亡》《魔歌》《漂木》等三十一部,散文集《一朵午荷》、《落叶在火中沉思》等六部,评论集《诗人之镜》、《洛夫诗论选集》等五部,译著《雨果传》等八部。

由于表现手法近乎魔幻,因此被诗坛誉为“诗魔”。

洛夫说,自己的人生经历了两次流放,一次流放到台湾,一次流放到温哥华。这两次流放造就了洛夫最为人称道的两首佳作。除了在台湾写就的《石室之死亡》,另一首是洛夫花了一年时间在温哥华写成的《漂木》。这首3000多行、15000字的长诗堪称中国新诗史上最长的作品,也被洛夫视为自己心灵的史诗。同样是这首诗,让洛夫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提名。

在台湾诗坛,洛夫和余光中这两个名字总被联系在一起,有人称其为“文坛双星”,洛夫的《边界望乡》和余光中的《乡愁》一样脍炙人口。

1979年3月,洛夫到香港时创作了《边界望乡》,诗人余光中陪同他去边界落马洲用望远镜看大陆,洛夫离乡三十年,近在咫尺却过不去,有家不能归,近乡情切。于是写下了震撼人心的诗——《边界望乡》,传神地表达了游子怀乡咫尺天涯的伤痛、落寞和无奈。

边界望乡

说着说着

我们就到了落马洲

雾正升起,我们在茫然中勒马四顾

手掌开始生汗

望眼镜中扩大数十倍的乡愁

乱如风中的散发

当距离调整到令人心跳的程度

一座远山迎面飞来

把我撞成了

严重的内伤

病了病了

病得像山坡上那丛凋残的杜鹃

只剩下唯一的一朵

蹲在那块“禁止越界”的告示牌后面

咯血。而这时

一只白鹭从水田中惊起

飞越深圳

又猛然折了回来

而这时,鹧鸪以火发音

那冒烟的啼声

一句句

穿透异地三月的春寒

我被烧得双目尽赤,血脉贲张

你却竖起外衣的领子,回头问我

冷,还是

不冷?

惊蛰之后是春分

清明时节该不远了

我居然也听懂了广东的乡音

当雨水把莽莽大地

译成青色的语言

喏!你说,福田村再过去就是水围

故国的泥土,伸手可及

但我抓回来的仍是一掌冷雾

责任编辑:张玉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