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军事行动还有效。

美国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局副助理国务卿黄之瀚20日抵达台北进行访问,这是美国《》通过以来首位到访台湾的美国国务院高级别官员。有分析认为,美方这一安排有探测大陆反应的意思,不排除今后美方派更高级别外交官赴台访问,或者邀请台湾高级官员访美。

美国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局副助理国务卿黄之瀚(右)

必须看到,美台提高官员的交流级别,是华盛顿骚扰北京的一个毒招。美方操作这件事非常容易,其国内舆论又支持。而中方要反制则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不能不说,这件事的“主牌”在美方手里,华盛顿打起来可以得心应手。

那么中方该怎么办呢?我们可以选择“淡化”美台高官互访的影响,因为说到底,他们那样做有较高的仪式色彩,是故意刺激我们的,我们如果心大一些,不生气,至少他们的部分图谋就要落空。但问题是,他们很可能会没完没了,最后一直闹到国务卿和国防部长访台,或者邀台湾的同级官员访问华盛顿,甚至有一天搞出美台“首脑会晤”来。

另外还有一个副作用:其他国家有可能效仿美国,也与台湾提高官员交流级别,我们要一一阻止它们那样做,就需付出更多的外交成本。

所以对特朗普政府落实《台湾旅行法》进行反制看来势在必行。那么该如何反制呢,我们主张应从三个方面采取行动。

第一,作为最简单、中方也不需费周折的措施,那些访问了台湾的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高级别官员,北京应在他们的现职任期内不再邀请他们访问中国大陆。也就是说,那些官员只能在任期内或者来大陆,或者去台湾,不能“吃两头”。比如正在台湾访问的这位副助卿,他就不应该在任内再来中国大陆了。

台湾高级别官员访问美国,公开会见他们的美国务院和国防部官员,也应受到同等对待。

有中国学者担心,一旦大陆这样做,会让我方在外交上吃亏。我们认为这样的担心没有必要。中美技术层面的“外交”没那么重要,华盛顿明摆着就是要用那些技术层面调动我们,我们没必要陪他们玩。中美的沟通渠道多得是,就算有一天中国外长和美国国务卿不能互访了,也没关系。这点“代价”无疑是中美各种冲突中最低的之一。

第二,中方应在中美合作的其他领域和国际事务的其他方向找美国麻烦,让美方感到痛。比如在朝鲜半岛和伊朗问题上,中国都可减少与美合作,让美感受到压力。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中,我们也可以与美唱对台戏,搅它的局。

第三,北京需加强对台湾当局施压。我们应加快与部分台湾“邦交国”建交的进程,要逐渐做到最后让台湾零“邦交国”,只能去非“邦交国”的美国转悠,全面打压台湾的国际活动空间。

另外大陆要加大对台军事压力,做好台海地区发生直接军事摩擦的准备。我们要做到一点,那就是台美交流级别的提升确实要给台湾带来坏处,它的确是“摧毁台湾法”。《环球时报》之前建议的大陆军机、军舰过台海中线等措施都应随着局势的升级逐步实施。

我们需要清楚,以和平方式阻止“台独”、推动统一是很昂贵的事情,它的成本加在一起很可能比动用武力收复台湾所造成的短期损失还要大。以为和平统一进程会是和谐、欢快的过程,是一种误解。台湾当局只有在每一次走投无路的时候才会被迫回拐,在和平统一的路上,棍棒比鲜花重要。

中美是大博弈,中美关系“好”的标准应是它要有利于促进中国国内的政治团结,有利于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而不是中美你好我好说客气话。也就是说,如果中美关系多发生了一些摩擦,但保持那种状态比消除那种状态对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成本更低,那么前一种状态就是“好”的中美关系。

我们不妨看看,中美关系的“面子”到底对特朗普政府更重要,还是对北京更重要。下次总统大选一转眼就到,一旦中美关系“一团糟”,看特朗普如何向选民交代。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