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财经视觉 > 正文

任剑专访:与王尼玛相识于伦敦留学 偷懒让暴漫(2)

2018-01-11 15:19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渐渐地,仅做漫画编排已经不足以承载那几名合伙人的创作欲望了,于是一种新的内容形式被孵化出来——《暴走大事件》视频上线。2013年暴漫在深圳开了分公司,王尼玛成了这个影视基地的负责人。

在团队原先的设想中,《暴走大事件》应该是以动画形式来呈现。但因为做动画太烧钱,团队只好让王尼玛戴上头套自己来演,成为现在观众所熟知的“王尼玛”形象。而王尼玛本人除了主持《暴走大事件》第一到第五季,也负责暴漫上上下下总共14个视频系列,如《暴走恐怖故事》、《每日一暴》和《暴走看啥片儿》等。

小孩子的成人礼

任剑在接受三声采访时也反思:“我们HR在招聘时对于员工的背景没有做非常多的研究,只是抱着’有能力你就来’的标准来挑选员工。”

这个员工当初就是因为个人才能比较突出,能够自己研究搭建起来了区域的无线网共享,得到任剑的认可而被招进公司。

出于真实性和省钱的考虑,在拍摄过程中,创作团队会经常临时拉一个现实中扫地的大爷或者一个普通的员工来充当演员出镜。为了解决肖像权的问题,暴漫会与员工签一份通用的演艺模板合同,让他们可以在必要时刻成为视频中的演员。

这种偷懒行为也落下了“把柄”,让那名网管得以拿着这个合同作为证据,宣称自己就是“王尼玛”。

此前,暴走漫画只有两名法务员工。同时,所有暴漫旗下的账户和密码并没有特别的严格管理。哪位员工负责运营,需要用到账户和密码。出于方便快捷起见,公司就会把这些信息直接交到其手上,无其他流程。

这样的流程是任剑追求公司扁平化管理的结果:“我一直提倡公司是非常扁平的一种管理方式,谁有能力谁上,谁有能力谁想做什么东西给钱来做,就非常扁平。但是如今来看也许公司从结构上要变了。”

为了把这次“丢的脸捡起来”,任剑决定尽快解决整个公司管理模式与发展速度的脱节所带来的隐患。首先,他们需要完善合同格式,废除原有的通用模板:“以后与员工签约时,会将所有公司实际经营过程中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写进去。”

其次,需要搭建资产管理系统,将能够掌握接触账号密码的人缩减到两至三人的法务团队,不允许员工个人登录账户,改密码也需要经过书面申请备案等一系列流程。

为了要处理这些更多的合同和更长的流程,暴漫相应地需要扩充团队,包括HR,法务,财务和运营。不难预见到的是,暴漫在体量增大的过程中,公司的流程、审批会越来越长——任剑从前抗拒这些,但是,在暴走漫画从一个小作坊式团队迈向成熟公司的进程上,这些都是成长所必须经历的阵痛。

暴走大计划

任剑透露,真正的王尼玛心情也受这次事件严重影响。《暴走大事件》第五季本来计划由12月29日的暴走超大事件画上句号,员工也已经进入了放假状态,明年开年之后再回来。

本来身体有恙需要就医的王尼玛得知之后,希望能立即复工录制,以便证明真的王尼玛还在,因此节目组决定在1月12日那期节目又复更。

但是,网友对王尼玛换人的质疑并不是这起风波之后才出现的。任剑承认,今年的王尼玛确实和粉丝的互动少了很多。除了在暴走大事件的节目上露面,几乎没有到别的节目客串,这些反常的举动让粉丝心中充满了疑惑——王尼玛到底干什么去了?

事实上,王尼玛作为主创人员正在创作暴漫大电影。这部从2014年就开始制作的3D动画片,任剑坚定地表示,2018年8月暑期档一定会上映。当我们问起制作进度时,任剑回答:“90分钟的片子,我们做出来15分钟了吧。”

开始决定做电影的契机也非常简单:2013年,第一波网络IP开始电影化,包括《十万个冷笑话》和《万万没想到》等。因为暴走漫画手上也有一个互联网IP,负责《十万个冷笑话》电影化的上海炫动找到暴漫,告诉他们应该做电影,于是从2014年开始暴漫另一位合伙人便开始准备暴漫大电影。

任剑透露,这部没有找投资、但又坚持要由团队自己制作的大电影,几乎花掉了暴漫从2013年起赚来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