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财经视觉 > 正文

“刷脸”创客印奇:AI门槛高 不担心行业泡沫

2017-08-08 14:12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刷脸”创客印奇

  7月6日,印奇受邀参加在中南海召开经济形势座谈会,他是在场最年轻的企业代表,旷视科技无论从体量还是创立时间,也都比受邀的另外两家企业小很多,

  “但是我们代表着新动能,也许是最有希望的行业!”

  深灰色紧身T恤,紫色运动短裤,健硕的身材配上利落的板寸头,加上脸颊上冒起的几颗青春痘,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就像一个刚从篮球场下来的大学生,而不是一家知名科技企业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刷脸”创客印奇:AI门槛高 不担心行业泡沫

  印奇。

  “你好,我是印奇!”没有多余的客套,他一开口就显露出对局面和时间的掌控力,“我先介绍一下我个人和公司的历史以及现状,时间大概在15分钟左右。”

  说着,印奇径直走向会议桌靠门的一边——这是他习惯的位置——身后是一块巨大的白色写字板,几乎占据了一面墙。只见他抓起一支笔,刷刷写下了一组数字,确切地说,是一个个年份,代表着他人生的每一个重要阶段。

  第一个数字是88——他是1988年生人。一年前,年仅28岁的印奇在福布斯公布的亚洲“30岁以下30个领袖人物”榜单中,被放在企业科技人物排行榜的首位,印奇和旷视科技也因此迅速走进了公众的视野。

  第一桶金

  在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的大门左侧,伫立着一个两米高的变形金刚“大黄蜂”,这不仅仅是为了炫酷,更是代表着印奇和旷视科技一直追求的方向。

  2006年,带着造机器人的梦想,印奇考入清华大学自动化系,后来,被选入计算机系的姚期智实验班(简称“姚班”),学习算法和软件,方向更偏重人工智能理论。

  姚班是由世界著名计算机科学家姚期智院士于2005年创办,致力于培养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等世界一流高校本科生具有同等、甚至更高竞争力的领跑国际拔尖创新计算机科学人才。

  在姚班的求学经历,不仅让印奇对于尊重原创和鼓励创新有了深刻的认识,在基础性的技术能力方面也得到很好的锻炼,而且还结识了在他创业历程中最重要的两位小伙伴——唐文斌和杨沐。直到今天,清华大学的标签依然深深植根在印奇的心里,在他的科研技术团队中,90%来自于清华大学。而姚期智院士,也作为旷视的技术顾问,也不时给予指导。

  大二时,印奇进入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这段经历让他不断接触和参与到行业最前沿的技术领域,毕业前夕,印奇已经作为专项小组负责人开始为微软研发人脸识别系统了。为了这个项目,他推迟了出国的时间,却因此开始了创业的历程。

  2011年,清华大学举办“挑战杯”创业大赛,印奇和唐文斌、杨沐合作开发互动体感游戏《乌鸦来了》参赛,这是一款基于人脸识别和人脸追踪技术的游戏,玩家通过摇晃头部控制游戏里的稻草人,拦截从天而降偷食的乌鸦。

  这款游戏最终获得了大赛的冠军,而游戏中不得不摇头晃脑的设置也促使玩家活动颈椎,深受久坐办公室的白领们喜爱,迅速冲进中国区苹果官方游戏下载排行榜前5名。

  《乌鸦来了》让印奇等初尝到创业的喜悦。2011年10月,三人联合创办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然而,三个潜心专研技术的极客并不适应需要时刻揣摩玩家心理的游戏行业,深感和当初的目标相去甚远,于是果断放弃了正在开发的第二款射箭游戏,寻找新的创业领域。

  为了弥补硬件方面的专业短板,2011年,印奇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深造,两年后,他中断博士学业,回国继续创业。

  “他每一步都非常有目的性的!”旷视科技品牌市场负责人谢忆楠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做人脸识别的时候,当时缺少对整个3D相机硬件的基础性理解,所以他就去哥伦比亚大学学技术,把最前沿的技术拿到中国来。那时他第一步选择的是要把这个技术做成中国第一,后来去湖畔大学学习管理也是如此。”

  技术信仰,价值务实

  在旷视科技网页上有一句话,如今已成为公司上下共同的价值观:“Power Human with AI。(为了人工智能终将创造的所有美好)”。

  “我们内部有个文化叫‘技术信仰,价值务实’,机器人是公司的大目标,但在实现的时候,将它拆解为一个个可实现的路径,这样,大目标才能实现。”印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