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财经评论 > 正文

袁清:南方供暖反刍在“春天里”

2017-08-08 11:57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2月4日,新华社记者倪震洲、朱涵撰文《南方供暖尝试破冰:杭州将推出天然气家庭分户式供暖》今引热议。

  “风起于青萍之末”。

  “南方供暖”的话题不绝于耳,而这次正所谓“岁岁年年今不同”,因为每年都有“南方供暖”的议论,以往时间大多在供暖开始的冬天,而这个春天里的“南方供暖尝试破冰”或有不一样的启示。

  事实上“南方供暖”,或杭州供暖的市场存在已有数年,那么在这样一个时间和所处的空间下,笔者认为新华社记者撰文的“南方供暖破冰”的表述或有失公允。笔者更愿意将“破冰”,换成“凿冰求鱼”的思路去理解,在“行是知之成”中去“求鱼”,在寻求新的商业生态中去“求鱼”。

  集中、分户供暖争议终结说

  一直来,南方是集中供暖?还是分户供暖?数年的“南方供暖”议论,无论是经济帐、能源帐,还是环境帐,想必应该有个终结,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江亿表示,如果南方都采取集中供暖,将会极大增加我国的能源压力。

  我国供暖始于20世纪50年代,参照的是前苏联的集中供暖模式,以秦岭、淮河为界,划定“供暖线”。过去福利加行政意义的供暖制度,显然在今天国家经济强盛,市场经济发展,南方居民生活消费能力提升和品质消费意欲增强下,再加上近几年南方极端天气的影响,分户供暖应运而生。我们可以看到,包括杭州A猫、南京好享家、武汉广华等一批南方供暖集成企业的强势发展,恰恰印证了分户供暖市场的繁荣。

  履不必同,期于适足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对北方农村清洁供暖提出了“宜气则气,宜电则电”的原则要求,这是基于“资源禀赋”和“市场考量”的思考,南方供暖或也应因地制宜。通读新华社记者的文章,想必他们是为“南方供暖”鼓与呼之外,还有为杭州燃气用具经营有限公司的市场造势。

  自然是分户采暖,更是市场行为,那真正的市场交易正是由供需双方说了算,以记者所提到的“目前杭州推行天然气阶梯价,气价会达到4.65元/立方米”,那么杭州的供暖,是否一定是以燃气作为热源燃料,换句话说从“4.65元/立方米” 燃气价格考量是不是一定要用燃气壁挂炉或值得商榷。而杭州之外的“南方供暖”也或“履不必同”。

  新故相推,日生不滞

  “南方供暖”已被演绎成“舒适家居”,它是由采暖、新风、净水等“联合体”集成,并强调以舒适作为评判标准。笔者日前撰文《哲学视角下,舒适家居业的嬗变》提出舒适家居的“横跨文理、融会中西,涵养生态,集聚要素”意涵的拙见。

  “南方供暖”在供暖舒适的大逻辑下,原有仅仅的整合、集成恐很难适应行业发展的需求,行业或需寻求新的发展视角和构建新的商业生态。它需要遵从客户价值,在基于客户消费的升级,满足显性需求和挖掘隐性需求,探索一种客户价值再定位、盈利公式、关键客户资源、销售集成体系的全新跨界商业生态。南方供暖厂家与厂家之间、厂家与集成商构建“商业生态圈”是当其时。供暖产品企业和集成商与其舒适家居的其它企业的集成,应建立横向价值链,让异质性、嵌入性、互惠性,产生“共生、互生、再生”效应(袁清,和讯网财经评论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环球财经》专栏作者、中国建筑金属结构协会舒适家居分会专家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