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财经评论 > 正文

法学博士王家国评万科之争:一切都需凭股权说(2)

2017-08-08 11:57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2,关于宝能资金的来源与性质问题。这是刘姝威问题。刘教授基于保持万科团队的稳定性为立场,提出宝能的做法或会冲击团队稳定性,并可能带来一个坏的示范效应,因此本能地反对宝能做法,甚至进而提出,要审查宝能资金来源的合法性,希望以此来威胁和逼退宝能。这里有三个小问题,其一,团队稳定性取决于公司股东大会与董事会的决议,而不取决于“维稳”守旧的想法。要想留在公司董事会效力,必须由股东大会选会产生,这就要凭股权说话。其二,是否带来示范效应,这不是与本案有关的话题,是故意放大问题严重性,以期吓唬他人。其实,上市公司是公众公司,一旦上市,其控制权与团队本来就应当面临风险,所以很多家庭企业不上市,道理也在于此。既然上市了,就得服从法律规则,凭什么在无股权的情况下还要保证你的控制权(所谓的团队稳定)?其三,宝能资金的来源,显然,有安邦保险的资金,即保险资金。有人质疑这是在利用杠杆,因此认为就不合法。其实不然!合法不合法,是由法律说了算,而不是刘教授所讲的,让全体“投资者判断”,这是起码的法律基础常识,不要搞错。当然,我们认为这是合法的,因为民商事行为中法不禁止即合法,在没有明确的禁止性规则之前,此类行为就是合法的,除非你举证有相关禁止性规则。当然,在大金融改革的背景下,国家也是倡导银行、保险、信托三业混业经营、交叉持股的,宝能的做法完全符合国家政策。最重要的是,如果保险资金购买股票就是杠杆,因此必须加以禁止,那么,你如何看待社保资金入市?难道也一并禁止掉?

  后来有人说,反对宝能利用杠杆购买万科股票,认为这样做是不对的。其实,依照现实运行情况看,真正利用杠杆比例很高的,恰恰是房地产市场,首付只须交20%也就意味着是5倍的杠杆,相比之下,宝能的杠杆才是多少(约2倍)?因此,如果你是真正的反杠杆论者,你应当首先反对谁呢?

  3,关于公司制治理结构与宝能的资质。这是华生问题。华生一直认为,万科的公司治理结构是中国最好的范例,因此必须保留,反对一切改变现状的外来力量和做法。但遗憾的是,他自己是万科的独董,同时与涉事相关人员有亲密往来,其言论的客观性大打折扣。但不管怎么样,万科的公司治理结构真的是最佳范例吗?一个股份制公司,尤其是一个上市公司,居然不依股权说话,而是依照个别人的个人魅力(所谓能力)来说话,这是正常的公司治理吗?一个好的股份制公司,就应当让大股东无权、让股权成废纸吗?一个好的公司治理结构,就应当由个别人掌握在手,谋求一小部分人的高薪而不顾天下中小股东的死活?一个好的股份公司,为什么其高管还大量减持其股票,直到丧失了控制权?一个好的上市公司,可以不遵守法律,只要有政府撑腰就行?不管宝能未来是否能够胜任万科的经营与治理,但至少宝能的出身其实并不重要,卖菜的就不能做好公司了吗,学水利工程的就不可以做国家主席了吗?宝能能做到这么大的实业规模,必定不是凡辈。为什么金风科技的反响就没有,而万科的反应就这么强烈?问题出在宝能还是万科某些人?凭什么质疑一个尚未见识过的法人的能力?何况宝能是否要接管万科还是一个未知数,也许他们只是想行使一个股东的权利而已,也许只是想像华润那样做一个安静的财务投资人(宝能只想全身退的表态就说明这一点),结果,是万科某些人因感觉利益受到威胁而主动出击,想长期停牌来逼死对方,没想到反而引起狗急跳墙的悲剧来。事后复牌,明知大股东杠杆软肋,故意制造各种利空来打压股价,以期迫使大股东爆仓自毙,这无疑也严重伤害了其他所有万科中小股东。因此,谁应该反思?从法律上讲,宝能完全没有义务要公布自己的资金来源,除非你有相反的证据证明其行为违法。所以,交易所无权对此问题提出问询,何况,凭什么只问询宝能的资金来源而不质问万科无理由突然停牌、停牌前莫名其妙集体精准减持呢?这就是明显的偏袒,执法者如果执法不公、执法不依法,市场就会完全失范,这才是最大的危机。